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社长邮箱
新闻中心
 
专 题 首页 > 专题 

  私塾再揭秘:他们为何甘愿“落伍”?

来源:2012年05月29日《南方都市报》 

  摘要:要想了解当代的读经运动,或许应该回到100年前的1912年。

  在国内,一种倡导老实大量读经的私塾已经小有规模,在广东境内就有数十家之多。

  要想了解当代的读经运动,或许应该回到100年前的1912年。是年2月,在时任民国教育总长的蔡元培推动下教育部"废止小学读经",并在10月份的大学令中废除将经学列为基本科目之一,而将之归于文学、史学、哲学门下,儒家文化作为一种国民文化的基础正式宣告破灭,在而后耳熟能详的历史里面,尊孔、贬孔的争论一直持续至今日。

  之前南都学习周刊曾报道过广州私塾的生存状况。近几年,一种倡导老实大量读经的私塾已经小有规模,在广东境内就有数十家之多,大有星火燎原之势。为何他们甘冒着脱离体制内教育的种种危险,践行一种百年前就被废止的教育?落后、与现代教育理念有种种冲突、商业炒作等等质疑也接踵而至。然而,热闹的新闻背后,在国学与教育之间究竟存在何种关系,却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话题。

  当然,在教育多元化已经成为共识的今天,我们并不一定要向办学者一样认为这就是最好的教育,但是也没有必要在了解之前,就认为这是一种完全应该摒弃的教育。读,或者不读?如何读?读什么?便是我们本篇文章要探讨的话题。

  采写:南都记者郭炳朋

  摄影:南都记者邹卫

  私塾再揭秘:全日制读经,还有流派之争?

  来源:2012年05月29日《南方都市报》

有人说,这样的读经不是一种纯粹复古的教育,而是对白话文教育的反思。

  现场:落泪的拍摄者

  5月20日的下午,一位50多岁、来到广州拍摄私塾里面的国学教育的电视纪录片的老人目睹着朗朗读书的三岁小孩落下眼泪。他的身份比较特殊,20世纪80年代毕业于国内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专业,后赴日本东京大学人文科学大学院研习中国思想史8年,后来成为N H K电视台中国专题组的电视人,从1999年开始关注与拍摄儒家文化在中国的现状,2000年为N H K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复活的孔子---21世纪的中国智慧》。他的泪水,掺杂着感动与欣慰,也掺杂着对儒家文化近代以来命运的感慨。

  "现在读经的老师和孩子们,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先驱'。在他们的朗朗书声中,你会感到振奋,你的心里会有一种冲动。"在回复记者的采访邮件中,蒋乐群如是结尾。而他感动的,则是王财贵教授与他的门徒们所推广的读经运动。作为牟宗三先生的嫡传弟子,从上世纪90年代起他就陆续在台湾以及大陆地区推广读经运动。

  在蒋乐群的眼里,王财贵教授的使命感具有一个殉道者的精神,他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奔走多年,希望能在中国大陆培养一批具有中国经典童子功的人才。1999年蒋乐群曾经采访当时第一家在北京举办读经教育的学校圣陶学校,不过最后这家学校还是因为经费等种种问题停办了。据当时一家媒体的报道,用了"私塾复辟"这样的质疑,办学者也不敢起名叫做私塾,而是叫做圣陶学校。而当时的学校也并未完全摆脱义务教育的课程,并且开设了武术、瑜伽、围棋、古琴艺术等课程。当时该校董事长舒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并不赞同"打造现代私塾"或者"培养国学大师"的说法。

  而王财贵教授的读经理念显然比圣陶学校更为"极端",按照他的设想,读经教育应该从胎教抓起,零到三岁是一个阶段,三岁到十三岁则是老实大量读经的阶段,而十三岁之后才是解经释经的阶段。其中关键是三岁到十三岁之间,从《论语》开始,要熟读儒家经典,但是不要求理解,并且不做任何讲解。在以王财贵教授的理念为指导思想的私塾里,每天老实读经至少四个小时,有的甚至达八个小时到十个小时。在蒋乐群眼里,这群孩子真的是在快乐地读经,他的感动也由此而生。

  溯源:读经"复兴"与流派之争

  当然,立志于复兴国学教育的不止王财贵教授一人。2004年被称为"儒家原教旨主义者"的国内儒学家蒋庆也引发了一番儒学与西学的广泛争论,他也是一位儿童读经运动的倡导者,选编过《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而2005年由净空法师创办的庐江文化教育中心则以《弟子规》等儒家经典为范本,推行读经教育,其后也有大批的跟随者。

  因此,在读经方面教育界流传着这样一种分类,一种是以王财贵教授的读经规划为理论支撑的老实大量读经派,一种是以净空法师倡导《弟子规》等道德教育为主导的道德读经派,另外一种则是以赖国全为代表的倡导以《易经》为首的随时读经派。即使在同一流派之内,私塾的办学者在实践中也会有理念上的很大不同,有的注重才艺,有的加入西方经典,有的则在四书五经之外加入老庄、佛教经典等读物。

  大家的共识是,读经很重要,国学不可丢。可是争论随之而来。先从哪一本开始读,应该坚持怎样的读法,在读的过程中是否融入西方教育理念等种种细节性的问题接踵而至。因此,在2000年前后大多数涌现出来的国学教育是以夏令营、暑期班等形式举办的国学班,而真正以全日制读经为主的私塾的兴起则是在2007年之后。在广东,从2004年开始,画家张中和在梧桐山办起了第一家私塾,其后梧桐山的私塾越来越多,发展到目前有十多家,比较知名的有张中和的得谦学堂、他的朋友蔡孟曹创办的梧桐书院、孟丹梅创办的鹿鸣学堂,还有廖智楷创办的天谦学堂等。而在广州,则有明德堂、圣德学堂、养正学堂、南华书院等。在日前举行的一次广东私塾联谊会上,参会的私塾和国学机构达到四十多家。可是这个数字也很难概括,在广州或者广东省内私塾的数量究竟有多少。据私塾联谊会的一位负责人估计,数量肯定在五十到一百家,甚至更多。

  理念:全日制的疯狂诵读?

  赞同孩子接受一点国学教育的家长为数众多,而要将孩子送到一个从早到晚只读四书五经的私塾却被许多人当做一种危险的"实验",因为这种读经理念有一种宏大的理想,若是孩子从三岁开始读,要读到十三岁才算基本读完国学教育的基础,而且与众不同的是在这十年里,读经并不伴随着解释。真正落实老实大量读经的学堂,每天规定的读经时间至少是4个小时,而大部分则坚持认为读6到8个小时是比较正常的。而且,这些私塾不仅愿意招收全日制的学生,而且更愿意学生住宿,通常半个月回家一次。

  而这背后的理论支撑,则是王财贵教授的读经教育全程规划"从受胎的第一天开始",在零岁到三岁之间,以听觉训练为主,给孩子大量地放诵读经典的内容,然后在三岁到十三岁之间,读十年经典。在王教授看来,这样的读经不是一种纯粹复古的教育,而是对白话文教育的反思。尽管从新文化运动开始,白话文成为一种运动趋势并最终成为语文教育的主流,但是人们也逐渐开始反思其弊病。在一场关于读经教育的演讲中,王教授讲了一个笑话,是台湾语文教育中的一篇课文,"下课了,下课了,我们去玩大风吹。大风吹,大风吹,大风不停地吹,我们不停地跑。"而他认为大陆的语文教育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而白话文成为绝对的主流之后,人们对经典的质疑便成了没有了解的空中楼阁式的质疑。而落实老实大量诵读的原则也是他对现代教育中支离破碎式零星涉及经典著作的一种反思。

  在学堂创办者之一程云枫看来,老实读经实际上是一种让孩子浸淫其中的心性教育,并不是要通过大量诵读培养所谓的国学大师,而是在儒家文化中发现教育的真谛"体制内的教育,从根本上缺乏对心性的润化,也常常缺乏文化上的自信。"和他一样,很多学堂的创办者,其初衷也是为了自己的小孩接受一种不一样的教育。他对于孩子的将来,也持一种开放性的态度,与西方教育理念相同的是,他没有设想自己的孩子未来一定要走国学研究的路子。

  当然,这样的理念在许多传统文化的爱好者看来都很难接受"有没有必要?"、"会不会把孩子读傻?"面对这样的质疑,程云枫早已见怪不怪,"信者不疑,疑者不信。"

  分歧:学堂里的英文、琴声与书法

  在记者参加的深圳一家私塾举办的家长会上,家长们七嘴八舌讨论的问题之一,就是学堂是否要加入英文教育的内容。一位律师出身的家长表示,未来的社会,英文依然是很重要的一种工具,如果学堂不教英文,觉得实在有些可惜。

  实际上,学堂里面开展英文教育,也成为一些私塾办学者的共识。但是和普通的英文教育有很大不同,学堂里学习英文的方式也是以诵读西方经典名著或名句为主。记者在梧桐山天谦学堂看到许多大班的学生书桌上,四书五经等中文经典与西方经典名著选读这样的书本赫然并列。在学堂的创办者看来,私塾教育并不与学习西方文化有本质上的冲突,只不过英文教育在其中不要起到舍本逐末的作用,将主要的时间仍然用于诵读经典上面。

  除了开设英文之外,一些学堂针对书法、武术、古琴甚至钢琴等西方乐器也会请来专门的老师,有些学堂甚至不惜重金请来他们认为附近最好的老师,比如在深圳最早创办私塾的办学者之一张中和是其中比较典型的代表。不过,在诵读经典之外,关于如何开设英文课程,其他艺术的辅修等等,不同的办学者之间存在的分歧较大。实际上,这也是学堂与学堂之间理念差异的重要表现之一。

  甚至,一些关于学堂是否应该穿汉服、行古礼这样的仪式性的东西,不同的办学者也都有自己的理解。不过在一位将孩子送入读经私塾多年的家长袁彦看来,这些东西都属于求同存异,不应该成为私塾之间互存芥蒂的原因。

  采写:南都记者郭炳朋

  摄影:南都记者邹卫

  私塾再揭秘:老戒尺,还有用?

来源:2012年05月29日《南方都市报》 

  摘要:在推行老实大量读经的私塾中,关于读经的顺序也有一个基本的共识。首先从3岁开始,第一本入门的读物是《论语》而不是《三字经》或者《弟子规》。

  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真的完全不相容么?这个问题我们已经争论了一百年。

  私塾再揭秘

  教材:谁该做国学第一本读物

  在推行老实大量读经的私塾中,关于读经的顺序也有一个基本的共识。首先从3岁开始,第一本入门的读物是《论语》而不是《三字经》或者《弟子规》。而响应净空法师倡导的读经方法的办学者则首倡《弟子规》所起到的教化作用。程云枫介绍,老师大量读经之所以从《论语》开始,而不是从看起来更简单容易上口的《弟子规》开始,也是现在私塾区别于清末私塾的重要特点。实际上,他表示在清代以前,儿童的蒙学并不以《弟子规》作为教化的重要教科书。甚至在他看来,《弟子规》里面有许多道德教化的东西已经不能强加于当今这个时代。但是他并不反对在读完四书五经之后,再反过头来去学习《弟子规》中一些仍然值得提倡的精神。

  而在3岁到6岁读完《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之后,6岁到13岁的学生应该开始读《诗经》、《书礼春秋选》、《庄子》、《佛经选》,而伴随着这些主要的课程,一些学堂还陆续加入了中医读经的内容,比如天谦学堂的《黄帝内经选》、《伤寒论》、《金匮要略》、《经穴赋》、《药性赋》等,作为辅助。在这些学堂里面,每种读物都至少要读100遍以上,才能达到一种理想中的"读书百遍,其义自见"的效果。(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戒尺:体罚与自由平等

  在记者参观的数家私塾当中,戒尺依然是大多数学堂必备的教具之一。"你要讲自由平等,我要跟你讲师道尊严。"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塾办学者表示,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求学是一件心悦诚服的事情,对老师是毕恭毕敬的态度,而现在体制内的学校不敢体罚学生,未必就是真正的自由平等,更有可能是惧怕承担责任。虽然,在鲁迅笔下的三味书屋里面,戒尺更像是封建社会下禁锢人的一种工具。

  而家长在认同私塾办学理念之后,对于是否打手板这样的问题并不存在争议。经常为学堂义务演讲的哈哈妈表示,正是因为现在的学校里,所谓的尊重更有可能是老师不敢承担责任,她才不敢把孩子送进去。

  "在我们学堂,只有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才会真正的动用到戒尺,能够静下心来读书的孩子,会自然而然地受到旁边学生熏陶。对于一些年龄较小的孩子,好玩好动一些也是正常的,天性如此,我们也不会那么严苛。"程云枫表示,戒尺只是一种工具而已,私塾也不是讲究什么东西都要按照古人的做法,说到底这是一种教育方式而不是一种驯化方式。"私塾也不仅仅是起到驯化孩子的行为习惯的作用,其根本仍然是教育人,发现人性。"

  家长:企业家、白领、军官与教师

  什么样的家长会把孩子送到私塾?答案是:国学爱好者、企业家、白领、军官甚至体制内学校的教师、以及公务员。尽管,大部分私塾的学费通常在3000元/月,但是这些人的收入并不一定都能被定位成"有钱人"。

  一些家长因为成为学堂的助理人员而可以得到学费的减免,也有一些学校在按照标准收费的同时,也会为一些家庭困难的学生打折。但大部分家长依然要在冒着体制外教育风险的同时要承担一年三四万元的学费,甚至有些学堂的收费可以到一万元一个月。当然,这些费用包含了学费、食宿以及教材等种种的费用。实际上,即使是这样的收费,一些学堂因为学生数量不多,并不保证能够保证维持正常的运转。

  从年龄段上来看,越低龄段的孩子送到学堂的目的看上去更单纯,多是出于对传统文化的爱好或是认识,有些求学的孩子,来自广州之外,甚至有些来自江浙等地。而一些年龄大一点的孩子则往往是因为在体制内教育碰壁,或是在行为习惯上出现了比较严重的缺陷,家长送过来"死马当作活马医"。

  但是,在一些成熟的私塾办学者眼里,这样的孩子并不一定被接受。如深圳的得谦学堂走的是小而精的路线,对家长的挑选也比较严格,离过婚的不要,对读经教育有其他想法的不要。而更多的私塾办学者是考察学生家长对读经教育理念的认同与否,"一类家长完全认同,二类家长不完全了解但是完全信任,第三类家长则是半信半疑,会用一些现代教育学的理念与学堂讲条件。"程云枫表示,一些办学者如果自己的理念不坚定,最后很容易被家长牵着鼻子走,其效果反而会大打折扣。

  出路:前行还是返回体制内?

  关于孩子选择大量读经后,如何与社会衔接的问题,办学者廖智楷认为这并不存在困难,如果选择一直在体制外接受教育,可以在13岁之后继续国学方面的深造,接触一些解经教育,甚至成为国学老师。而如果觉得这种教育不适合孩子,依然有方法返回衔接到体制内的教育,"学校功课以知识教育为主,对知识的学习是越长大越容易的,且是从浅到深的。如果能顺应人性,小学一至五年级不做体制功课,从6岁读一年级的年龄开始,暂不去义务教育学校,在私塾全面实行以中外文经典的诵习为主,扩展至人生全方位熏陶学习的读经教育,拿出5年时间来全日制读诵经典。这样,中等及以上资质的孩子每年可完成中文经典两本约6万字,英文半本经典约一万字(部分时间做单词及口语的学习)。这样五年时间可完成至少30万字中文经典,5万字英文经典的诵读。到了第六年,第一个学期一边复习以前所背经典,一边每天拿出两个小时学习体制课程,第二个学期接着去读六年级准备参加升中考试即可。"

  而在办学者张中和看来,3到13岁老实大量读经,13到23岁聘请专门的老师来解经,23岁之后的一段时间是行万里路,经过这样的一个过程,孩子"必然成才",所以担忧孩子的出路是没有必要的。

  采写:南都记者郭炳朋 通讯员陈庆胜

  摄影:南都记者邹卫

  家长公约

  学堂是具有高度教育见识的家长共同组成的在家读经自学联合体,希望参与的家长必须对王教授读经在家自学观念有深刻理解,对本学堂课程安排能认同接受。凡理念不一致,犹豫不定,没有长远心,见异思迁者概不接收。溺爱孩子者不收。(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尊重学堂从学童身心健康成长出发制订的规矩。学生入学堂后家长绝对不准给孩子零用钱,不准带手机及任何声像类机器。学生吃、用、课外读物均由学堂安排,未经老师允许,不得邮寄包裹。家长拿来的食品统一放办公室统一分配,不得给孩子。尤其不可私自给学生发放糖果、食品。非经同意不准带任何课外书。

  ---选自天谦学堂《家长公约》

  记者手记

  敌意从何而来?

  在采访本文的最后一天,我在听完一场西方人文英语讲座之后,又与一位私塾堂主聊起关于国学教育的理念,内心忽然有一种自省,原来自己潜意识里对传统的芥蒂至今仍未完全消除,和大多数人一样,我的疑惑是,这是科学的么,这符合西方现代教育心理学的理念么?

  百年前国人取消经学教育,如果是因为西方坚船利炮带来的刺激,新文化运动遑遑之势难以阻挡,那么在今天我们经历了经济崛起之后,真正的民族自信不求诸于传统又是为何?所谓"中体西用"或者"西体中用",是问题的核心么,还是我们对两种文化都缺乏了解呢?

  相关链接:小学国学经典教育读本

 

————————————————————————————————————————————————————————————

更多品牌图书点击

 购书、出版推广在线留言      ②团购、零售热线:020-83000502